<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零三章 打折与打折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司马镜悬说那个人站在她窗外的街边已经许久了,遗恨现在只怪自己的身体没有好的利索,要不然自己早就下去跟他拼命了。

        “上次受的教训还不够吗?从前你也是十?#21482;?#26234;冷静的人,怎么只要一遇上他就跟火药似的一点就炸。”

        遗恨的双手狠狠地抓着锦被,她怨了这么多年也恨了这么多年,当看见自己做梦都想杀他的仇人这么堂而?#25163;?#30340;站在自己面前她如?#25991;?#22815;冷静自持。

        “这些年我仿佛被困在了一个地方,无法挣脱。我每次都承受着锥心之痛,可是南宫玄他却依然安坐他的皇位之上,这次没能杀了他,可是我一定会把他把?#21069;?#26885;子上给拉下来。”

        南宫玄站在那个地方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李公公就那样陪着他,他顺着南宫玄的视线望了望也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也不知道主子究竟是在看什么。

        “主子我们回去了。”出来也有些日子了,皇宫那边只怕也是瞒不住了。

        南宫玄将政务交给了南宫澜,自己则对外称病要休养一段时间谁也不见,所以才借着这个机会溜出来的。

        如今出来这么久百官只怕也察觉了异常,大燕皇帝出了皇宫这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们回吧。”南宫玄收回了视线,也不知道她的伤如何了,只要知道她还活着,日后就一定还有再见的机会。

        毕竟她是那样的痛恨着他,又岂会放任他安然度日。

        我回大燕了,你要报仇,我等着。

        房内司马镜悬对遗恨说道:“我们该回去复命了。”

        这次他们是身负皇命出来寻?#24050;?#39748;玉的消息,如今也是该返程了。

        遗恨有些担忧?#30446;?#30528;他:“你此番两手空空的回去,你父皇肯定会为难你。”

        司马镜悬满是无所谓的笑笑:“他自小便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他如何对我我早已经习惯了。倒是你,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吗?”

        遗恨知道司马镜悬指的是南宫?#20303;?br />
        “若是你心有不忍,或者放不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司马镜悬突然出声,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只怕或多或少都会?#35828;?#21335;宫炎他们,他是在遗恨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遗恨冲他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哪里还有路可以?#26790;?#22238;头啊。只是临走之前我想再去看他一眼。”

        司马镜悬说好,你要去我便带你去。

        凤府。

        纪青雪和云儿坐在院子里看医书,云儿说她很无聊想找点事情做做,纪青雪思来想去便让凤影昭发找了几本医书。

        说起?#27492;?#20063;很久没有再教过云儿了,?#35757;?#22905;?#37027;?#33298;畅了一些,自己就陪她打发一下时间吧。

        南宫?#38181;?#20102;一盘果子过来:“阿雪你吃点这果子,解解渴。”

        纪青雪抬头冲他微微一笑,然后忍不住调侃道:“真是难为你了,还会为我做这样的事情啊。”

        南宫炎挑眉:“这果子是染晴洗的,我只是顺道拿来借花献佛而已。”

        纪青雪随后拿了一个果子递给了云儿:“你尝尝?#31383;傘!?br />
        云儿话变得越来越少,也不像从前那样爱笑了,纪青雪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云儿柔柔地说:“阿姐我不吃了,你们先聊,我就不在这儿打扰你们两个亲热了。”

        纪青雪有些哭笑不得:“你这?#23601;?#32993;说些什么?”

        云儿顿时觉得心头也不似前几天那样沉重,她冲纪青雪扮了个鬼?#24120;骸?#20113;儿在说什?#31383;?#22992;最明白了。”

        云儿快速的离开了,纪青雪不住地摇头:“这?#23601;?#31350;竟是跟谁学坏的,她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南宫炎坐在她的旁边拿起果子就咬了一口:“还能是跟谁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样的道理你不懂吗?”    南宫炎这话纪青雪可听出来了,他这个人是在拐着弯的骂自己呢,纪青雪眯着眼睛:“?#21069; ?#21407;本我也是纯良无辜的人,就是近你这个墨太久了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追根溯源,罪魁祸首也是你

        呀。”

        这边话音?#31456;?#21335;宫?#38181;?#35273;惶恐:“这个罪名为夫可担待不起。也不想想是谁新婚之夜就要跟我约法三章,还老是威胁我。纯良无辜这四个字夫人跟它们可搭不上半点?#19978;怠!?br />
        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也记得这样清楚纪青雪微微一笑,要翻旧账?#21069;桑?#37027;她今?#31449;?#22909;好跟他算一算。

        纪青雪双手一摊,淡淡的说着:“拿来。”

        “什么?”

        “从王府到现在,你总共欠了我三千六七十八百两,既然你要算?#35828;?#35805;,那不如今?#31449;?#35831;大爷把这帐先结了。”

        南宫炎?#20154;?#20102;几声,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银子?”

        纪青雪竖起?#25345;?#24038;?#19968;?#21160;了几下:“不不不,是金子。”

        南宫炎忍不住笑道:“阿雪我何时欠了你这么多钱啊?”

        “哼,你也不看?#27425;?#21069;前后后救了你多少次这样的价格已经是很公道了。?#38236;?#21033;薄,还请大爷尽早结账。”此刻纪青雪满满的一副奸商口吻,这转变之快令南宫炎咋舌。

        南宫炎想了想,便操着一副商量?#30446;?#21563;说:“夫人看在我们日日都同床共枕的份上,可以给为夫打个折吗?”

        纪青雪点头:“可以。”

        南宫炎面上一喜,可是喜悦之情还没有来得及抒发,便听见纪青雪说道:“可以打骨折。”

        开玩笑,自从嫁给了他多少次出生入死差点连命都没了,自己可一直都在做亏?#38236;?#20080;卖,还想打折,只怕是要把腿打折吧。

        对此南宫炎只能无奈的摇头,有句老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38405;?#31227;,她这财迷王妃自己这辈子算是摊上了。

        南宫炎嘴角含笑,眉眼也染了些旖旎风情:“那你把手伸出来,?#19968;?#20320;便是了。”

        “真的?”纪青雪半信半疑的伸出手去,心里却是早已翻江倒海了,好啊这个南宫炎竟然背着自己藏私房钱,看来真是欠收拾了!

        谁知她刚一伸手南宫炎便将她拉进了怀里,纪青雪双脚不稳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南宫炎牢牢的将她禁锢着,纪青雪脸色微红:“这是干什么,光天化日的耍什么流氓?”

        南宫炎轻笑:“夫人要与我算账,可是夫人不知道我穷啊,穷的只剩我自己了,所以我这是打算把我自己赔给夫人啊。”

        纪青雪见挣脱不开,不由得悲愤道:“你这是什么土匪行径!”

        南宫炎凑近她的耳边,朝她轻轻吹了一口气:“对啊,我就是土匪。不过我只劫色,不劫财。”

        ?#21834;?br />
        纪青雪哀嚎,她要是男?#21496;?#22909;了,此刻铁定已经把南宫炎按在床上那什么了,可是偏偏她却是被压的那一个。    她不服!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吉林时时彩qq群号 华东15选5尾数走势图 7星彩18059期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表 金道娱乐平台 360江西时时彩杀号 北京体育大学 陕西快乐十分选三前直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北京赛车pk10冠军预测 软式排球 北京双色球5亿大奖领奖 七乐彩30期开奖结果 好运平特九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