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四十章 冒牌货?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流火对阵纪青雪,东陵在一旁十分担忧,若是那个叫流火的胆敢伤害青雪,他就立马要他的命。

        “姑娘,我向来不喜对女人动手,劝姑娘还是别自寻死路。”

        流火说话的这口气颇为自大,让纪青雪听了很是不爽:“是吗,那你不如乖乖立正挨打好了!”

        纪青雪才管不?#22235;?#20040;多,长袖中金线飞出直击流火的面门,一旁的白无常见状开始嚷嚷了:“就算偷袭吧,怎么能这么卑鄙!”

        随流火进留声谷的只有三个人黑白无常和判官,这三个人里面,纪青雪最讨厌的就是那个白无常,她人影一闪,快速移动到了白无常的身边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掌,还附带送了几枚金针。

        纪青雪冷笑着看着面前想说却说不出话来的白无常:“我告诉你,这才叫偷袭!我打架的时候,最讨厌别人在旁边乱吠,如果你不想变成真的哑巴,就给我乖乖的闭嘴!”

        见状,黑无常正准备替白无常出头,毕竟他俩一直形影不离,是多年的兄弟,这兄弟受欺负了,他怎可袖手旁观?

        可是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判官,却拉住了他,冲他无声的摇了摇头。

        纪青雪心想,不错,看来流火的几个手下里也并不全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还是有那么一个明白人在里面。

        “青雪,小心身后!”东陵大声叫道。

        身后袭来一阵凌厉的掌风,流火冷冷的说道:“和我对战,还敢?#20013;模?#20320;只怕是第一个!”

        纪青雪忽然以常人无法匹及的速度飞身到了一旁的大树之上,让流火这一掌扑了个空,只打中了而旁边的石头,而那石头在顷?#35752;?#38388;便化为了粉?#23613;?br />
        这一幕看的纪青雪有些毛骨悚然!她不禁想到,若是这一掌打到了她的身上,那她还不尸骨无存啊!

        纪青雪松了松筋骨,这下可得认真打了!

        纪青雪站在树杈上轻轻闭着眼睛,没有人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有白无常在那边,冷冷的说了一句:“故弄玄虚!”

        这时判官才终于开了金口:“不,老白,这个女人并不是故弄玄虚,你注意?#27492;?#30340;周围。”

        白无常随意的往那边一瞟,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都看不出她周围有什么,不管她今天是什么花招,也绝对?#25442;?#26159;我们殿主的对手。”

        黑无常着实看不下去了,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臭小子,仔细看!”

        白无常吃痛,不停地揉着自己的后脑勺,今儿个他这是什么运气,怎么老?#21069;?#24052;掌呀!

        不过,他开始的慢慢开始注意纪青雪了,他仔细?#30446;?#30528;她的周围突然发现的确有什么不一样。

        “是杀气实化!”

        这样的能力在江湖之上,只有少数几个高手能够做到。

        真正的高手从来不需要任何的兵器,因为在他身边的一草一木都可成为神兵利器,所谓草木皆兵,便是这个道理!

        而?#21069;?#26080;常仍旧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貌不起眼的姑娘,?#35895;?#24050;达到了这种境地。

        纪青雪缓缓睁眼,眼里流动着暴戾之气,周围的树开始剧烈摇晃起来,许多树叶都悬浮在空中,带着凌厉的杀气,纪青雪雪双手向前轻轻一推,那些树叶便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直逼流火。

        周围的人看?#26522;?#32039;张了起来,而流火嘴角始终带?#21028;?#24847;,果然有意思!    流火右?#20013;?#36215;内力,掌心向下,轻轻往地上一震,地上的小石头倾刻间便被他震了起来,流火长袖一挥,那些石?#32321;?#39134;了过去,每一个石头都会打落纪青雪的一片叶子,而那些小石头,在碰到叶子之后

        ,也都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白无常他们终于放下心来,白无常松了一口气,随即说道:“这女人也不咋样嘛!”

        判官则冷冷的来了一句:“不咋样?你能做到杀气实化,做到草木皆兵吗?”

        白无常立刻噤声,的确,这等境界他还无法做到。虽然,他嘴上说纪青雪不怎么样,可实际他心里却是开始对这个女人改观了,纵然今天真的被纪青雪打的很?#25671;?br />
        白无常暗下决心,等回了阎罗殿,必须得去十八层地狱里好好操练操练自己。

        怎么说也是堂堂阎罗殿的白护法,居然被一个女?#35828;?#26041;面暴打,若是传了出去,这让他白无常怎么在这江湖上混。

        见自己的树叶都被流火用石头击落,纪青雪却并不恼,她不疾不徐的说:“你有两下子嘛!”

        流火淡淡的回答着,承让。

        纪青雪压弯了弯嘴角,指了指他的右手:“你的手,不疼吗?”

        流火低头一看,他的手背已经?#25442;?#20986;了一?#26469;?#21475;子,原来他打漏了一片树叶,那片叶子径直划过了他的手?#24120;?#36825;才留下了伤口。

        流火舔了舔手背上的鲜血,十分诡异地说道:“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二个能?#35828;?#25105;的女人,玄女诀果然,名不虚传。”

        第二个?纪青雪倒是有些好奇了:“不知第一个能?#35828;?#27969;火殿主的人是谁?”

        流火没有答话,只是运起内力快速的移动到了纪青雪所站的那棵树下,然后对着树一记手刀,便将大树劈成了两半。

        纪青雪眼神一?#25285;?#26143;辰步?这不是巫灵族的武功吗,这个流火怎么会使巫灵族的武功?

        纪青雪飞身而下,?#20219;?#22320;落在不远处:“只是问你个问题而已,不必如?#22235;招?#25104;怒吧!”

        此时流火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他可?#36824;?#22827;再跟纪青雪浪费唇舌,他的招?#30342;?#26469;越快,纪青雪从容应对着。

        就在流火与纪青雪打得难分?#21568;?#30340;时候,白无常?#37027;?#28316;到了纪青雪的身后准备偷袭,他脸上带着阴郁的表情,臭女人,让你敢打我!

        白无常拔出长剑,便向纪青雪的后背刺去,东陵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朝白无常飞了过去:“白无常,你敢!”

        就在白无常的剑准备刺向纪青雪的时候,白无常却发现自己的方向,十分诡异的变了。

        黑无常当场愣住了:“难道是失传已久的……”

        “逍遥游!”判官很自然的替他接了下面三个字。

        南宫?#23376;?#20869;力又将白无常吸了过来,他狠狠的掐住白无常的脖子,整个人?#20004;?#22312;一片冷冽的杀气当中:“方才,你是想要杀她?”

        白无常的?#25104;?#26089;已经变得青紫,他没法说出半句话来,可是南宫炎的手却越收越紧,所有想要伤害阿雪的人,都是不可原谅的!

        纪青雪与流火对了一掌然后快速?#35828;攪四?#23467;炎的身边,她问道:“南宫炎,我不是让你在禁地守着吗?你怎么来这里了?”

        南宫炎将白无常甩在?#35828;?#19978;,他说:“这就要问流火殿主啊,殿主真是好?#39047;保?#27966;了人手从后面的悬崖上来想从内部先控制巫灵族。不过还是?#19978;?#20102;,你派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我们给控制了。”

        南宫炎料理完那些人之后,便速速赶来了这里,?#20260;?#30693;道刚到这里就看见这个?#19968;?#24847;?#32426;?#34989;纪青雪,情急之下只好先出手了。

        流火上前一步,视线则盯着南宫炎不放:“原来是天山传人。今日能一睹逍遥游和玄女诀两门武功绝学的风采,真是本殿主的荣?#36965;?#19981;如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南宫炎直接用行动证明,他不缺朋友,缺的只是自己练武的沙包。

        ?#38405;?#23467;炎的攻击流火不躲也不避,因为打算正面对战南宫炎,可是当他的手,快要触碰到南宫炎的时候,他整个人又像白无常一样诡异的调换了方向。

        流火不敢相信,可是眼里却又十?#20013;?#22859;炙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痴,对于任何高深的武功,自?#25442;?#20135;生浓厚的兴趣,看来这次真的是不虚此?#23567;?br />
        南宫炎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伸出两根手指头快速点了流火的穴道。

        见状,判官与黑无常一同出手:“放开殿主!”

        南宫炎摇头,广袖轻轻一挥,便将那两人硬生生逼退了几步。

        南宫炎打量着面前动弹不得的流火,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殿主?我可不记得阎罗殿的殿主武功有如此脓包啊。”

        白无常站起来身,?#38405;?#23467;炎说道:“你在胡说什么!”

        南宫炎双手抱胸,好整以暇?#30446;?#30528;他:“我在说什么三位应当比我更清楚才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你们的殿主流火吗?”

        若是以这样的武功,便能从十万精兵里逃脱,那岂不是每个人都是武林高手了。

        判官和黑无常面面相觑,这个?#35828;?#24213;谁?

        忽?#36824;?#20013;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阁下真是好眼力,不愧是素有战神之称的睿王爷,什么事情瞒不过你的法眼。”

        是千里传音!

        南宫炎十分满意的笑了笑,这才对嘛,这才是阎罗殿殿主应该有的实力。

        “你是如何看出他并非是我的?”

        南宫炎也不含糊,十分老实的回答,因为武功太差。

        被点了穴道的某人,一口老血哽在喉咙,虽然他知道自己比不上殿主,可也没有这个人说的那么差吧!

        “流火,你为何不敢自己来留声谷,却要你的属下来假扮你呢?如此缩手缩脚,可真不像是你的作为!还有,你到底为什么要对巫灵族下这个招降贴,恐怕目的并不是要巫灵族臣服你这么简单吧。”

        对于南宫炎的发问,回答他的,谷中只有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可怕。    流火这个反应,南宫炎更加确定自己猜对了。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赛马会香港 透视二八杠麻将 排球比赛规则简述 江苏快三预测和值单双 体育彩票17051中奖号码 单双或一波中特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11选5下载 福彩3d图谜专区 开乐彩直播 高频彩手机平台 最新河北11选5走势图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结果 年第期特码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