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只是来送药的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纪青雪?#38405;?#23467;炎说:“你知道吗?原本你的王妃人选是纪青灵而不是我。”

        只是纪林一?#21335;?#32426;青灵当上太子妃从而借助太子令纪家飞黄腾达,所以才让她顶替纪青灵嫁到睿王府来。

        这些事情南宫炎当然知道,只是当时的他觉得嫁过来的人其实是谁都无所谓,可是现在他却十分庆幸嫁过来的人是纪青雪,而不是纪青灵。

        南宫炎轻轻点着她的鼻尖:“我该好好谢谢我的丞相岳父当日做了这个决定,不然这么好的王妃我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纪青雪脸上浮现红云,她打了他胸口一拳,整天就是不正经。

        这时候南宫炎莫名想起纪林方才说的,让阿雪嫁到睿王府是以为王府可以保护她这句话,但是阿雪却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南宫炎也不知道纪林到底隐瞒了纪青雪多少事情,可是他相信纪林眼里心里真的都有阿雪这个女儿的的存在,而?#19968;?#23558;她看得很重要。

        虽然不知道纪林为什么要自己隐瞒,可是在他没有主动袒露之前,南宫炎还是觉得自己不要多嘴的好。

        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南宫炎想了想,对着纪青雪说:“也许你爹,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无情。”

        纪青雪没有反驳,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纪林受伤后的样子,让她十?#20013;?#31070;不宁

        ……

        入夜后,纪青雪辗转难眠,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自己去丞相府一趟,看看纪林的伤势如何。

        纪青雪安慰自己说,她去丞相府,只是单纯不想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害无辜的人受伤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她的确是要报仇。可是不能用这种方法,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可是纪青雪却忘了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欲盖弥彰。

        纪青雪带着伤药,一路来到丞相府,她直接翻墙进去,然后?#37027;?#28316;到到了纪林的住处。

        纪林听到门外有动静,他眼神一沉,从墙上取下长剑站在了门背后,准备来个出其不意。

        纪青雪站在门外踌躇了许久,最后她咬了咬牙,来都来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这样想着,纪青雪直接推开了门,可是刚进去脖子上就立刻被架了一把长剑!

        “别动!”纪林压低了声音,可是等他看清楚来人之后,又立马收了长剑。

        见纪青雪来纪?#20013;?#20013;十分意外,他原以为纪青雪再也?#25442;?#36367;足丞相府一步了。

        见纪林一直看着自己,纪青雪觉得十分不自在,她将带来的伤药放在桌上说:“我……我只是来送药的,我放下就走。你,你记得用药。”

        纪林见她还关心自己,他心里十分高兴。可是纪青雪要走,纪林下意识的说:“这是你家,你要去哪儿?”    纪青雪已经平复好心中翻腾的情绪,她?#21482;?#22797;了冷酷的模样,她冷冷的对纪林说:“家?你别忘了,早在我出嫁那日你我就签了断绝关系的契约书,我与这丞相府没有半点?#19978;擔?#20877;说,我娘?#30142;?#22312;这里

        ,我哪里来的家?”

        纪青雪的话让纪林很难受,没有一点招架之力,他不知该如何跟纪青雪解释。可无论他怎么说,害死她娘的人的确是他。

        呵,他是帮凶啊!纪林忽然觉得?#30446;?#19968;阵?#37322;矗?br />
        纪青雪看到了纪林眼中的哀伤,她也不想说这些话来刺激他,可是自己又咽不下这口气。

        纪青雪转头就要走,纪林却叫住了她,他从贴身之处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纪青雪。

        纪青雪奇怪地看着他:“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他?#25442;?#20197;为现在送她这些玩意儿就能化解她心中的仇恨吧?

        纪林只是笑笑说:“这不是我给你的,而是你娘留给你的,这是很早之前你娘为你准备的出嫁贺礼。”

        听到是娘留给自己的,纪青雪心中泛起了涟漪。

        纪林二话没说就将玉佩塞到的她的手里,纪林问她:“你娘的玉如意,你可有贴身带着?”

        纪青雪虽然不知道纪林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点头:“我娘的东西,我当然贴身带着。”

        听她这么说,纪林就放心了,他对纪青雪说:“玉如意一定要好好放着,切记不要轻易示人。”

        纪青雪刚想说些什么,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是玉姨娘来了。

        “老爷,妾身来给你送夜宵来了。”

        纪青雪皱起?#32426;罰?#22905;不想见玉姨娘,她索性直接跳窗出去。

        “青雪……”纪?#21482;?#24819;说些什么,可是窗外哪里还有纪青雪的影子啊。

        玉姨娘推门而入,进来见纪林对着窗口发呆,不禁问道:“老爷在看什么?”

        纪林对玉姨娘发了很大的脾气:“你早不送夜宵晚不送夜宵,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我不吃,端下去!”

        玉姨娘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了他,她觉得很委屈:“老爷,妾身又是何处做得不对?你要这样指责妾身?”

        见纪林?#25442;?#35805;,玉姨娘问纪林:“老爷,是不是已经厌烦妾身了?”

        纪林按了按眉心:“夜宵留下,你出去吧!”原来他们早就已经分房睡很久了。

        玉姨娘放下了手中的夜宵:“那好,老爷记得吃,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出门后玉姨娘一?#21335;?#21069;柔弱的模样,脸?#19979;?#20986;怨恨的表情,她很不甘心。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她深知男人都视女人如?#32478;?#21697;,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在纪林完全厌恶她之前,她一定要做点什么。

        玉姨娘走以后,纪林走到墙边向左转动一只花瓶,他的房里赫然打开一条密道,他顺着阶梯走了下去。

        原来在丞相府的下面有一座地下城,地道的最中心放着两副石?#20303;?br />
        纪林走到其中一副石?#30528;裕?#20182;盯着那石棺神情眷恋,温柔地抚摸着那石棺,嘴里喃喃自语:“敏柔,青雪她长大了。”

        他不顾形象,坐在地上背靠着石棺,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女子的画像,此刻他不再是?#29942;?#26397;政的丞相,而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敏柔,我们的青雪?#32478;?#24456;厉害,就连武艺也不在当年的你之下。?#35789;?#27809;有我这个父亲,她也成长得如此出色。?#19968;?#26159;让她嫁入了睿王府,和羽裳结为亲家,不也是你的心愿吗?你放心,?#19968;?#30447;着南宫

        炎那小子,?#25442;?#35753;他欺负了咱们的女儿。”

        敏柔,等我料理?#36865;?#20102;一切,我就来陪你。

        纪林看着墙上的那幅画,嘴角含笑,忽然地?#26469;?#26469;响动,纪林立刻警觉起来,有人闯入地道?

        纪?#32622;?#33394;凝重,自己已经很小心了,怎么还会有人发现这地上城,今日不管来人是谁,决不能让她出这地下城!

        脚步声越来越近,纪林掌上蓄?#22235;?#21147;,待那人影靠近这里的时候他用尽全力打出一掌,却被那人轻松化解。

        来人戴着面纱,明显她的武功在纪林之上。

        “这是……玄女诀?”纪林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巫灵族自敏柔以后,根本没有再择选巫咸,怎么会有人会玄女诀呢?

        “隐落?你是隐落?”纪林惊呼出声。

        隐落摘了面纱,对纪林说道:“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纪青雪之前在别馆见过的许婆婆。

        她就是巫灵族失踪已久的长老,许隐落。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许隐落,纪?#20013;?#20013;充满了讶异,许隐落?#31361;?#25935;柔年龄一般大,可是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许隐落?#36335;?#24050;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因为玄女诀。”

        当年她私自修习玄女诀被下放到寒狱是华敏柔和楚羽裳将她救出来了,后来她才知道,修习玄女诀需要配合特殊功法,否则就会走火入魔。

        逃出寒狱以后,许隐落遭到族人的?#39134;保?#26159;华敏柔救了她,她在这地下城里住了一年,便离开了。

        “你这?#20301;?#26469;是为了什么?”她离开已久,再回来总有原因。

        许隐落盯着纪林说道:“我只想知道,敏柔是怎?#27492;?#30340;。”

        听许隐落提起此事,纪林的眼神忽然有些闪躲:“她是被大火烧死的。”

        许隐落冷笑着,眼里反射出锐利地光芒:“你当我是外边那些人这么好骗吗?依敏柔的武功这世上能伤她的人少之又少,更遑论将她困在大火中无法脱身。”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又何苦追问?”

        纪林的表情被许隐落尽收眼底,这么多年过去她现在才来问这件事情,她当然有自己不得已苦衷。

        “?#35789;?#20320;不说,我也能猜到几分,羽裳和敏柔的死都和南宫玄有关系对不对?”

        许隐落厉声道:“和不死药有关系是吗?”

        许隐落指着那边的石棺对纪林说:“你整日守着这个石棺有用吗?她已经死了,这里不过是个衣冠冢而?#36873;?#25105;问你,你为?#25105;?#37027;样对青雪,你这么做可对得起敏柔?”

        原来她是回来复仇的。

        纪?#20013;?#20013;没有一点害怕,只是淡淡地说:“你若是来为敏柔报仇的就尽管动手吧,我没什么好说的。”

        “青雪已经没?#22235;錚?#33509;不是怕她难过,你以为你还有命活到现在?”    许隐落看着纪林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道:“你还不肯告诉我真相吗?”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q双色球带坐标的走势图 精准一尾中特资料免费 体彩顶呱刮中奖诀窍指南 搜狐彩票安全吗 秒速飞艇历史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中了3个号 今日排三开奖号码查询 中国竟彩比分直播 河北快三走势图基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6场半全场中几场才有奖 河北快3综合走势 盈网球比分 世博国际娱乐城注册送彩金 贵州十一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