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三章 杀意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自打从宫里回来后,纪青雪已有好几日不见南宫炎,她也懒得向木青打听他的行踪。

        云儿为她沏了一杯茶,轻声劝道:“王妃,你就别再和王爷置气了。”

        纪青雪没有作声,其实云儿这话说得并不全对,她并非在与南宫炎生气,她只是不?#19981;?#21335;宫炎这个样子。

        纵然她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可是这南宫炎是最捉摸不透的一个。

        她很讨厌这种猜不透的感觉,就好像行走在一片浓浓的雾霾里,只能摸索前进。

        纪青雪使劲儿晃了?#25991;?#34955;,好端?#35828;?#25105;想他做什么,影响本小姐心情!

        她拉着云儿的手,眼巴巴地看着她“云儿,我们上街逛逛吧,在府里我待得都快发霉了。”

        云儿叹气,她家王妃一天除了吃睡,便净想着玩儿了。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小?#36820;?#21510;喝?#26032;?#22768;,店肆客?#35828;?#20132;谈声……各种嘈杂的声音都充斥着纪青雪的耳朵里,显得十分热闹。

        只是与这热闹场面形?#19978;?#26126;对比,便是纪青雪拉得老长的臭?#22330;?br />
        原本好不容?#23376;?#25289;着云儿上了街,准备出来散散心的,可谁知那木青非要跟着一同前来。

        “我说,我们女人家的事儿,你干嘛非得拌和进来?”纪青雪转身看着身后的木青,很是无奈道。

        木青则是十分恭敬地答道:“王爷让木青保护好王妃你的安全,所以自然王妃你去哪儿我就得跟到哪儿。”

        纪青雪翻了个白眼,这个木青就和他主子一个样,面无表情,毫无生气,就算偶尔露个微笑,也怎么看怎么渗得慌!

        有这么一尊大佛跟着,她脸上简直如同刻了几个大字生人勿近!

        纪青雪用商量?#30446;?#21563;同木青说道:“木青你先回王府,我和云儿逛?#25442;?#20799;就回来。”

        ?#24052;?#19975;不可,王爷吩咐了……”

        “你打住!我让你跟着就是了!”

        这话从出门到现在,她已经听过许多遍了,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纪青雪恨得直磨牙,在心里已经拿金针扎了南宫炎几百回了,人不在王府还得派个眼线在自己身边,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无奈之下,纪青雪只能让他跟着了,三人就这么在街?#19979;?#26080;目的走着,忽然看到不远处很多人围在一起,也不知是在看什么热闹。

        纪青雪拉着云儿就往里凑,那人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挤啊,纪青雪凭自身的优势灵活地游走于缝隙之间,刚?#36820;?#26368;里面就发现地上躺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

        那女子脸色苍白,骨瘦如柴,眼泪一直往下淌,对面的男人晃着手里的钱袋,恶狠狠地对她说:“你个贱人不是说没钱了吗?那这又是什么?还敢骗老子!”

        那男人边说还边往那女子肚子上踹了几脚,他朝女子啐了一口唾沫,扬长而去。

        临走前,他还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句:“女人就天生的贱骨头!”

        纪青雪站在人群里听了好?#25442;?#20799;才听了个事情的大概。

        男人在这周围里是出了名儿的嗜赌成性,原本家底还算殷实,全被他拿去填了赌坊那个无底洞,连爹娘也被他气得抑郁寡欢,双双离世。

        最可怜的要属他的妻子了,怀了孩子还到处给人做零工赚些钱,来养活自己。

        可是?#30475;?#36186;的钱,她还没有揣兜儿里捂热,就被那男人抢了去,稍有不顺他心意,免不了就是一顿拳打?#30424;擼?#36825;日子过得十分困苦啊!

        云儿眼里浮现泪光,?#35835;顺?#32426;青雪的袖子:“她真是太可怜了!”

        纪青雪摇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路都是她自己选的,也怨不得旁人。

        纪青雪刚准备离开,忽然发现有人扯住了她的裙子,她低头一看,是地上的女子。

        她额间冒着豆大的汗珠,她的表情十分痛苦,却还是竭尽全力地向纪青雪乞求着:“救……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

        纪青雪出于职业的本能,见此情形,她猛地蹲下了来问女子:“你可是动了胎气?”

        女子艰难地点头:“姑娘,救救我的孩子!”

        救人要紧,已来不及容纪青雪多想,她回头朝人?#21644;?#30340;木青吼道:“木青快?#31383;?#24537;!”

        闻声,木青立马赶了来,纪青雪扶?#25490;?#23376;起身:“木青快,送她到最近?#30446;?#26632;!”

        木青二话不说,抄起女子就往人?#21644;?#36208;去,纪青雪与云儿紧随其后。

        一路上那女子一直在发出痛苦的呻吟,而且声音在慢慢地弱下去,仿佛快坚持不住了!

        等一行人赶到了客栈,木青怀中的女子已经昏厥过去了,纪青雪冲进客栈对小二吩咐道:“给我一间厢房,救人要紧,快!”

        小二连连点头,立马领着他们去了厢房。

        “木青,将她放到床上去!”

        木青将女?#26377;?#24515;翼翼地放在床上,纪青雪立即上前为她把脉,可是刚一搭脉,纪青雪?#29579;?#36215;了?#32426;貳?br />
        云儿眼里盛满?#35828;?#24551;:“王妃,她情形如何了?”

        纪青雪置若罔闻,只是一个劲儿地重复着:“不该,不该是这样的。”

        云儿还想问些什么却被木青一把给拉住了,木青向她使了使眼色,意思让纪青雪一个人静静,她会有办法解决的。

        纪青雪拿出一根金针在女子头上轻轻下了一针,不多?#20445;?#22899;子便悠悠转?#36873;?br />
        她刚醒来,纪青雪就神情严肃地问她:“你可知你身?#23478;?#30142;,体质太弱,根本就不适宜?#21507;小!?br />
        女子无力地说:“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坚持要这个孩子,也许他会要了你的命!”

        纪青雪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真是愚笨至极!

        以她的体质,孩子能在她肚子里安然无恙的待到现在实在属不易了,现在她动了胎气,而且她已然有了血崩的迹象,孩子与大人只能选择保一人了。

        “其实若你选择放弃这个孩子,我也有把握能够让你活下去!”

        女子轻轻拉着纪青雪的手,笑中带泪:“姑娘,不必了!我知道我命不久矣,而他是我生命的?#26377;?#20182;会代替我看遍这世间所有的美好,所以我希望你能救他!”

        若我不能亲自看着他来到这世间,请在他懂事以后告诉他,娘一直在他身边,从未离开过。

        云儿已经哭成了泪人,小姑娘性子软,见不得这样生离死别的事儿。

        木青黑着脸看着云儿一把鼻涕一?#29273;?#30340;往自己身上擦,想阻止,可是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又让他着实不忍。

        女人就是麻烦!木青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纪青雪直直地看向那气息已经弱下去的女子,郑重承诺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那么我尊重你,我一定会?#28982;?#20320;的孩子!”

        听?#35828;?#36825;句话,那女子像放心了一般,抓住纪青雪的?#31181;?#37325;的垂了下去。

        她执起那女子的右手,尚存有微弱的?#38718;?#37027;是孩子的心跳声。

        纪青雪回头看着木青:“你身上可有匕首,要削铁如泥的那种!”

        “有。”

        木青从要袖管里取下绑好的匕首递给她,此刻他与云儿皆不知纪青雪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纪青雪轻柔地解开了那女子的衣衫,使女子赤身**的平躺在床上,她用手在女子的肚子上?#28982;?#20102;几下,然后在木青和云儿一脸的呆滞中,一点点剖开了她的肚子。

        一?#35752;?#20197;后,纪青雪取出了她腹中的孩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王……王妃……”云儿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王妃刚刚的举动未免也太惊骇了些,竟然直?#24736;?#24320;了那?#35828;?#32922;子,她简直不敢?#22024;?#33258;己的眼睛!

        纪青雪将满是血污的孩子交给了云儿,自己则开?#21363;?#38024;引线,一点点为那女子缝合着身体。

        纵然纪青雪医术冠绝,可是?#31449;?#20063;留不住阎王爷要带走的人,所以,她希望能让她走得体面一些。

        缝合完身体后,纪青雪替她一件一件穿好了衣物,她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床上的女子,神情极为虔诚。

        你生了一个儿子,我刚刚给他想了个名儿,就随我的姓,叫纪岁安,希望他日后能平安喜?#37073;?#23681;岁无忧。

        我想这也是你所期望的吧。

        纪青雪抬头,胸口涌动着莫名的杀意,她现在很不痛快!

        纪青雪扫视?#25490;?#23376;全身上下,最后视线落在了她头上?#20973;?#30340;木簪上。

        她抬手取下了那根木簪,认真地说:“我接受你的委托!”

        纪青雪将那木簪小心翼翼地收在了自己的贴身之处:“?#39029;?#21435;一趟,云儿,孩子交给你们了!”

        木青和云儿都没有出声,连气息都压得很低,此刻纪青雪浑身浴血,阴冷的表情像是从地狱回来的修罗一般,太可怕了!

        “王妃,你要去哪儿?”最后云儿还是壮着胆子问她。

        纪青雪一只脚已经跨出了?#20598;鰨?#22905;笑着说:“去完成委托人托付的任务。”

        什么任务?

        杀人。

        纪青雪头也?#25442;?#30340;离开了,徒留了木青与云儿两人在房里抱着一个满是血污的男婴发呆。

        半晌,木青用胳膊肘捅了捅云儿,问:“你们家小姐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云儿呆滞地回了一句:“偶尔……吧。”

        木青眼里闪过一丝阴郁,这纪家千金果真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家闺秀,但若是她对王爷有任何威胁,可就别怪他……

        怀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云儿急忙哄着他:“乖,咱不哭,不哭啊!”

        天阴?#33080;?#30340;,仿佛要下大雨了。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南昌彩票投注站 棒球棒的英文 双色球2路号码有哪些 四肖中特会员料 网易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排列5专家杀号必赢网 海口彩票网 danjiban三张牌 香港六肖中特 15307期3D开奖号码 中国福利彩票快3下载 双色球历史上的028期 幸运赛车玩法 甘肃11选5综合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