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寻道天行

    《寻道天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一十四章 老谋深算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你是指那名卦?”

        “自知何必多问。”

        “你好像知道很多。”

        “命数自有天定罢。”

        “呵呵”

        夏寻苦笑,他知道余悠然说的是什么。

        遂一手拿过剩下的木碗,用勺子挖起一块酥软的奶皮,放入嘴里含着,让凝固的奶酥自主融化在舌尖。

        “自古算谋不分家,但两道区别亦甚大。算者,循天地万物,六道命数,演算生息变换。谋者,以天地为盘,人心为子,藏伏玄机弄潮。前者顺天,后者逆命。我自少跟着爷爷学习谋道,从来都不信命,更不知道什么叫天意难违。”

        ?#32610;?#24050;经不是你信不信的问题。”

        夏寻说的很有节奏?#19968;?#24930;,待他将话说完,余悠然碗里的双皮奶也已经喝去大半了。将木碗轻轻放落案桌,余悠然道:“而是你不信也得信。”

        夏寻稍稍提眼,瞟向余悠然。

        余悠然再道:“大道规则隐伏于大千世界之微末,无处不在。即便你的命数被隐藏在天眼之下,但你依旧存在此世间。只要你身在其中,谈吐动静、思想牵愁、喜怒哀乐,便皆在苍天掌控,而你不自知。你想逆天而为,殊不知你所接触的事与物都早已天定,都在潜移默化第牵引着你走向天定的方向。你挣扎着想逃避,可能你永远逃不掉。”

        余悠然把话说得极其深奥,隐隐约约,似乎在劝诫夏寻莫再挣扎。

        “看来,你真的知道很多事情。”

        “肯定比你知道的多些。”

        “那又如何?”

        夏寻也放下木碗,?#26408;?#24322;常平静,静如处子。

        道:“你是想告诉我,无论我如何决断,所有事情?#23478;?#32463;之注定的么?”

        余悠然沉默不答。

        夏寻再道:“还是想说,夏寻芍药,注定无果?”

        “都是。”余悠然道。

        “呵。”夏寻不屑笑起。

        余悠然忽然转去话锋,问道:“可知道,我为何在茶山不?#23547;?#20940;云拿下?”

        话锋突转,?#34892;?#21069;言不搭后语的味道。但夏寻的思维?#20174;?#26497;其迅速,余悠?#25442;案?#20986;口,他即刻便闻到了一些异样。

        余悠然问,为何在茶山不?#23547;?#20940;云拿下。

        此话换言之,就是余悠然在金雷天谴那夜,有把握也有机会将柏凌云拿下,只是她不愿意而已。天试之上,非友即?#23567;?#26575;凌云文?#20309;?#30053;皆属同辈绝顶,且身后又有皇族这尊?#21487;劍?#20182;对余悠然所能造成的威胁,绝对?#25442;?#22312;夏寻之下。这般强敌,余悠然不擒反纵,其中必然有所忌惮顾虑。而她所忌惮顾虑的事情,必然远在柏凌云的威胁之上。否则,她没必要多此一举。

        有什么事情,能对余悠然造成这般威胁呢?

        夏寻寻思片刻,便以倒序方式得到了答案

        这个威胁,就是夏寻。

        夏寻离开徽山入伙瞿陇,虽未掌兵但和掌兵无异。只要他一声令下,八千瞿陇将士即会随声出鞘。排除在东考场?#25351;?#20803;气的皇族大军外,方寸考场之上就当属瞿陇人马最多,最强,最不好惹。

        余悠然掌纯阳?#31361;?#23665;原人马,数不过两千。即便再精锐,在四倍于己的敌人面前,那也难有优势可言。况且瞿陇文武双全,单论谋略战力亦不输于余悠然所掌握的徽山势力。其威胁,更不言而喻了。

        可问题就在于

        金雷天谴那夜,夏寻还没上瞿陇呀。

        而且他不单止没上瞿陇,那夜他还避难于徽山和余悠然形成了暂时的联盟。可在这般情况下,余悠然却有意放走柏凌云。

        这里?#36820;?#29572;机,可就值得深思了

        夏寻思虑许久,两眼看着余悠然,沉声缓道:“因为,你早就算到了?#19968;?#36212;瞿陇,也算到了?#19968;?#37325;新掌握人马,?#38405;?#24418;成更大的威胁。所?#38405;?#25165;放走柏凌云,养虎为患,以备他?#25112;?#20992;杀人。”

        余悠然面无神采,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干涩冷道:“想养虎为患,以备他?#25112;?#20992;杀人者,不仅是?#19968;?#26377;你。”

        “我?”

        “难道不是么?”

        余悠然不答反问。

        夏寻两眼细眯,像被人看穿了心思。

        余悠?#25442;?#32531;再道:“同样的事情,不同人为,亦分顺逆。我放走柏凌云是顺天落子,而你放走柏凌云则是逆天行谋。你在蝾螈失势,为了不受制于我,被迫放走柏凌云,容皇族重新?#25351;?#20803;气,对我形成威胁。可你不知道,后来入主瞿陇还会有安塔山的加盟,掌八千人马战力倍争,同样也使得你重新成为众矢之的。这就是天意,你想?#35851;洌?#32467;果却依旧是在原地。”

        “”

        夏寻不答。

        后方百丈外的墨?#23567;?#21776;川听得一阵愣神。

        从前方两人几句谈?#24405;洌?#20182;们理出莫大玄机。

        是话中算计实在太深

        他们就像两位老谋深算的棋术大师,随手一挥便是百步的布局,随意一眼便将局势看穿至未来,常人根本无法跟得上他们的节奏。

        夏寻早在嵘舔泽失势时,将柏凌云作为棋子布局到了后期。余悠然则在天谴夜前,就已经算到了夏寻会离开徽山重掌大势,故将柏凌云放虎归山。

        这都是寻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们的眼光竟能看得这般遥远。

        气氛徒然安静,烈日依旧清寒。

        余悠然将剩下的半碗双皮奶恰静吃完,此间始终无话,待她把空碗放回木盒后,又重新把目光看会茫茫无际的油菜花海。

        ?#21512;?#29255;刻,?#21483;?#36947;“自以为能?#35851;?#20160;么,却什么都不能?#35851;洌?#36825;叫命运。算师便是通过天数的轨迹,将因果整理成事实,盖棺定论。”

        “”

        话意更深,似有所感触,也似别样的告诫。

        夏寻已经开?#21152;行?#36319;不上余悠然的节奏的,至少他没明白余悠然这两句话所暗藏着的深意。

        想许久,夏寻问道:“你是在说古梵的事情吧?”

        “当然。”余悠然毫不掩饰。

        “哦”

        夏寻长长应声,再问:“难道你就没想过?#35851;?#20123;什么吗?”

        ?#26696;谋?#20160;么?”

        ?#26696;谋?#20320;想?#35851;?#30340;。?#20493;?#20102;顿,夏寻又补充道:“或者,?#35851;?#21035;人想你?#35851;?#30340;。”

        ?#32610;?#26377;意义吗?”

        “当然?#23567;!?br />
        “哐”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175 五分彩万位大小怎么看 湖南快乐10分钟 黄大仙本期码报 天津11选5预测 快乐赛车pk10视频 3d试机号821附走势 极速11选5在哪下载 广东11选5盘古人工计划 期生肖特码玄机诗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3安卓应用下载 内蒙古11选5任五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号码 篮彩2串1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