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书库排行繁體
    风游无方

    《风游无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十二章 避祸趋福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灵尊,那我们先告辞了。”

        “楼伯伯,保重身体,鸾儿下次再?#31383;?#35775;。”

        女鸾和风俜向楼清告辞后,便也跟着出去了。

        “两位姐姐,小狐狸就交给你们啦。?#36991;交?#23545;她俩说道。

        “放心吧。”这个小师妹心思细腻善良,风俜很感激她对云喜的照顾。

        “那我们走啦,后会有期!”云喜朝?#20132;?#25381;了挥手,便拉着风俜和女鸾,迫不及待地向山下走去。

        ?#20132;?#26395;着云喜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如果她得知她之所?#38405;?#31163;开鹤洲,是因为她的娘亲已经被抓来了,定会难以接受吧。一进一出,?#33391;?#32780;过的母女二人,今后的命运似乎很难由得自己了。

        不过?#20132;?#29616;在也没空操心那么多事,寒剑那个小混蛋还在君尺手里,虽然平日里很烦他,但如今不在了,九渊宫就冷清了许多,她还怪想他的。所以当务之?#20445;?#26159;与逍师兄一?#40510;?#20182;救出来,好让她欺负着玩。

        刚走出鹤洲,风俜就忍不住,好奇地询问女鸾:“女鸾,楼清他为何?#38405;?#37027;么好?”

        “楼伯伯与我爹爹娘亲都是?#20004;唬?#25152;以对我也格外关照。”女鸾答道,风俜以前?#24049;?#22905;鸾儿,如今?#30446;?#21483;全名了,她还有点不习惯,但也在情理之中,她的那些所作所为,风?#35775;挥?#22905;断绝关系,已是对她最大?#30446;?#23481;了。

        “楼清与师娘也是?#20004;唬俊?#39118;俜原以为楼清只是与鲲知交情深,没想?#25509;?#24072;娘竟也有渊源。

        还没等女鸾回答,云喜这个话唠就开始岔开话题了,“大?#35828;?#20107;我们就别管了,风姐姐,你不是说带我去找扶僵么?”

        “对啊。”风俜无奈地回答,大?#35828;?#20107;?合着云喜还把她与女鸾当成孩子呢。

        “扶僵他之前去哪了?”云喜接着问道。

        “他是医者,依然是悬壶救人去了啊。”扶僵受伤,修为尽失。?#35780;?#20165;剩一尾,略强于凡人,如今还被软禁于九渊宫。对于云喜,他们是最重要的两个人,一时间都突遭厄运,风俜实在不知如何开口。纸包不住火,迟早要告诉她,但看着一脸烂漫的云喜,她又把话憋了回去,决定还是先研究研?#30475;?#36766;,看怎么说对云喜带来的打击最小。

        “那他太坏了,只知道救别人。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怎么不来救我。”云喜埋怨道,两只手气鼓鼓地扯着?#32321;?#30340;叶子,甩到地上,又用脚踩了踩,好像那就是扶僵似的。

        风俜听了此话,一时无言以对,总不能说扶僵受伤了,连自己都救不了,那小狐狸估计得伤心得走不动路,此去女床山,路还长着呢。

        “你?#25442;?#21040;了归虚山,见了扶僵,肯定啥病?#24049;?#20102;,他啊,就是你的药。”女鸾打趣道,说到这些话?#20445;?#22905;忽然想起长亭那句“我的病便是你,从第一次见到你,你便成了我的病?#20445;?#19981;禁内心一颤,自己是他的病,竟也成了他的药,一剂猛烈的毒药。原本该救赎他的自己,却害死了他,想到这里不禁气急攻心,喉头刺痛,嘴里一涩,一口鲜血没憋住,呕吐了出来。

        “鸾儿!”

        “鸾姐姐!”

        风俜和云喜见状,吓得半死,连忙扶住她。

        “你怎么了?”风俜吓得?#25104;?#21457;白,着急地问道。

        “我没事,吐出来就好了。”女鸾弱如扶病地笑了笑,她五百年来大错特错,将自?#21644;?#21521;?#35828;?#29425;深渊。如今她也不奢求再爬上去,只希望忘川河相见?#20445;?#38271;亭能够原谅她。

        风俜扶她到?#32321;?#30340;一块石头上坐下,“我们在这休息会吧,你真的没事么?”

        “无妨,不避祸不趋福,早该如此了。”女鸾摇了摇头,眼里充满了凄凉。

        “鸾姐姐,你在说些什?#31383;。?#25105;都听不明?#20303;!?#20113;喜一脸困惑。

        风?#35775;?#30333;女鸾为何吐血了,也知她已彻底醒悟,但?#27492;?#24515;如死灰的模样,定是对自己失望到了极点。

        “你如今的模样,可不像淡泊之人该有的。往后日子还长,鸾庙,会重新振?#35828;摹!?#39118;俜笑道,用手指轻轻戳了?#20102;?#30340;侧脸。

        “你们在说什么?#21073;俊?#19968;头雾水的云喜急得在旁边转来转去,?#25442;?#25289;?#25490;?#40510;,?#25442;?#21448;缠着风俜。

        “我之前生病了,?#37027;?#20063;跟着郁郁寡欢,你风姐姐安慰我呢,走吧,送你去归虚山。”女鸾站起来,牵着云喜的手说道。

        云喜一听,反过来抓着她的手安慰道:?#21543;?#30149;??#25442;?#35753;扶僵给你瞧瞧,他的医术天下第一,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行了,鸾儿病已经好了,快走吧,不能耽误你见扶僵。”天下怎么会没有扶僵治不好的病?他自己的病,他就救不了,这就是医者的宿命,风俜暗叹了口气。

        “既然扶僵找到了,那我娘亲呢?都说她杀了好多人,但我不信,必须找她问个明白,我不?#24613;?#20154;乱说我娘亲不好。”云喜突?#25442;?#20102;话题,看着风俜问道。

        风俜?#35835;?#24867;,然后下了很大决心似得说道:“你娘亲被鹤洲的人找到了,因她有嫌疑,所以被软禁在了九渊宫。”

        云喜一听,转身就往回走,“我要回九渊宫找娘亲。”

        风俜和女鸾赶紧拉住她,“云喜,若真为你娘亲好,就不要去九渊宫。软禁在九渊宫,是对她最好的保护了。若她出来了,人族不必说,?#34892;?#34987;?#31995;?#23665;林,愤懑不平的同族说不定也会找她麻烦。”女鸾轻声软语地劝道。

        “你如果真孝顺,就?#24616;?#24453;着,别惹事,同我们一?#21862;?#26126;真相,还你娘清?#20303;!?#39118;?#36153;?#32899;地说道,经过此事,云喜必须成长起来了,过于任性,说不定会伤害到自己。

        云喜低着?#28902;?#40664;了半晌,问道:“那我该怎么做?”她虽恨不得立刻见到娘亲,但女鸾和风?#36820;?#35805;也警醒了她,自己不能?#28872;?#22916;为,否则?#25442;?#23475;了娘亲。

        “我们先去归虚山。”女鸾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可是在九渊宫不是说将云喜安置在女床山么?这样做可以吗?”风俜问道,按之前在九渊宫商议好的,女鸾应保证云喜待在女床山。如今这样,她自然乐意,可是担忧女鸾不好交差,这关乎鹤洲对人族的信义,并非小事。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三肖中特期期早公开 北京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扑克王 云南镇雄赌场在哪里 湖南彩票报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规则 棋牌室尺寸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版 36选7中奖概率 安徽福彩中心 CEO电子游艺 万众瞩目两码中特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舟山体彩飞鱼 扑克牌生产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