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書庫排行繁體
    鐵骨錚錚的歲月

    《鐵骨錚錚的歲月》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39章 一撥又一撥

        天*天*小*說 m.360118.com    幾分鐘后,王金根一行抬著兩句尸體在蔣村塘北路遇上了匆匆趕來的王長樹一家人。

        “美琴,美琴!”王美琴的母親抱著美琴的尸體痛哭。

        “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會這樣?”王長樹撕心裂肺地叫道。

        “我們也沒有料到。”王金根愧疚道。

        “你們料不到?不就是你們焚山焚壞了?給我抬豹子家里去!都給我抬到豹子家去!”王長樹叫道。

        “這樣不太好吧?豹哥已經去自首了。”

        “自首?他就是自殺也要陪我女兒、女婿!”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徐廣勝道,“我豹哥既然去自首了,就應該由公家來斷。你把尸體抬人家去也太過了。”

        “就是要抬他家去!”做母親的叫道。

        見王長樹夫妻這么憤怒,王金根覺得只得這么做。

        就這樣,兩具尸體擺在了胡志豹家的堂前也就是游戲機室里。

        李巧云當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天哪,怎么會這樣?”

        “你們陪我女兒,陪我女婿!”做母親的完全失去了理智,抓住李巧云衣領將李巧云提起來,然后瘋狂地晃動李巧云的身體。

        李巧云好似沒有了呼吸一般任由王美琴的母親搖晃她的身體。

        很快,胡志豹的老母親余氏,大伯胡漢良以及胡志兔、胡志羊、胡志熊等人都來到游戲機室。

        看見兩具尸體,每個人都有窒息的感覺。

        不一會兒,羅佳華帶著小馬、小金趕了過來。胡志豹也被帶過來了,手上已經戴上了鐐銬。

        例行公事之后,羅佳華發話:“陪人是怎么都陪不了的,人死不能復生,能談的就是經濟賠償。”

        “我要什么錢?”王長樹難以控制情緒,“他陪不了我女兒、女婿,那就讓他陪命!”

        “長樹叔,如果我這一條命能抵掉所有事情,你就來要好了。”胡志豹悲嗆道。

        “我要你們夫妻兩一起陪命!”做母親的完全失去了理智。

        “那是不可能的,”羅佳華道,“法院也不會判胡志豹死刑!你們還是將美琴抬回去,做好后事安排。我這邊要將胡志豹送去看守所。”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法院怎么就不會判死刑?”王長樹道。

        “因為這只是意外,胡志豹沒有一點殺人動機。”

        “但不管怎樣我女兒是因為他焚山而死的。”

        “怪也怪你女兒要去茶籽林,”稍稍鎮定一點的李巧云道,“他們去那里干什么你們不清楚嗎?”

        “你個死女人,我女兒、女婿死了,你還說這種屁話?”王長樹歇斯底里。

        “好了好了,”羅佳華厲聲道,“不要無味地爭辯了。王長樹,你愿意把尸體擺在這里你就擺,結果得由法院來判。胡志豹,跟我走!”

        “怎么可以讓他走?”門外忽然沖進來五六個人,一個與被燒死的小伙子很像的人道,“把我兒子燒死了,我就要他抵命!”

        “兒呀,兒呀!”一個四十好幾的老婦人趴在小伙子的尸體上痛哭。

        而做父親的徑直對著胡志豹一陣拳打腳踢,胡志豹一下都不躲閃。

        “你陪我兒子,你他媽陪我兒子!天哪,怎么會這樣?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做父親的淚流滿面。

        “你要打就把我打死去。”胡志豹很無奈地搖頭,“你以為我希望發生這種事情嗎?”

        跟進來的幾個人全都悲傷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小伙子的尸體。而做母親的哭得死去活來。

        羅佳華道:“想必你們是小伙子的親人,你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如果你們強行攔阻我帶走胡志豹,就是阻礙我們執法,那是要追究責任的。”

        “追究什么責任?”小伙子的父親瞪大著眼道,“我兒子死了,我未過門的媳婦也死了,兩命讓他抵一命怎么就不可以?”

        “還要讓她老婆抵命!”王美琴的母親道。

        “我說你們,你們怎么盡是說蠻話?就算抵命那也得法院判啊,我讓你們弄死胡志豹好了,那你們是不是又得有一個人去陪死?”羅佳華提高了分貝。

        聽羅佳華這么一說,大家這才閉了嘴。

        “國家是有法律的,”羅佳華接著道,“如果事情發生了,都由自己說了算,這還是國家嗎?你們都要冷靜,胡志豹該負什么責任法律會判決的。你們要相信法律。”

        “法律一定會讓我們滿意嗎?”王長樹很幼稚地問道。

        “對啊,法律會判胡志豹、李巧云死刑嗎?”小伙子的母親更是幼稚。

        “我說你們怎么想的?怎么總想著抵命?”羅佳華很是無語,“這事跟李巧云有什么關系?責任都是由胡志豹來扛的。好了,不多說了,說來說去也就這個意思,我得送胡志豹去看守所。”

        說著,羅佳華和小馬、小金就要帶胡志豹出去,這時又從門外沖進來幾個人。

        “胡志豹呢,胡志豹呢!”為首的是董家的董大新,茶籽林的主人。

        胡志豹搖頭。

        “你們要干什么?”羅佳華喝問道。

        “干什么,他把我那么一片茶籽林燒了,你說我要干什么,羅教?”董大新道。聽他稱呼羅佳華為羅教,他是認識羅佳華的。

        “這些事法院也會考慮的,無論是私了還是公了肯定都會給個說法。”

        “我這一片茶籽林,少說也抵兩三萬。”

        “董大新,你這是殺豬嗎?”王金根忍不住道。

        “三十多畝茶籽林,一畝一千抵不抵,是不是就有三萬?”董大新反問道。

        “你干脆說一畝抵一萬好了!”徐廣勝道,“四五百都抵不到。”

        “你這是說什么話?”董少新怒道。

        “當然是人話!”

        “我說你們吵什么?再吵全都帶派出所去!”羅佳華惱火萬分,“小馬留下來繼續做安撫工作,小金把事發現場的五個人都帶到派出所做筆錄。”

        ……

        賭窩。

        蔣孝泉,李大山,劉曉杰都待在他們干“好事”的房間里。

        “怎么會出現這種意外?他媽的事情搞大了。”蔣孝泉不停地踱步,不停地抽煙。

        “小黃說看見美琴從另一頭帶男人進茶籽林,只是他沒想到兩人是去里面干好事。”劉曉杰道。

        “這兩個找死的,怎么想到去那里做好事?”

        “我覺得泉哥把事情想嚴重了,”李大山道,“這不正好把豹子整垮了嗎?他就是傾家蕩產也保不了不坐牢。”

        “可萬一哪個細節出了問題,垮的就是我了。”

        “小黃和永武都很機靈,應該沒問題。”劉曉杰道。

        “問題就怕出在這兩個人身上,”蔣孝泉又續上一根煙,“所以你們分頭去交代他們,可能的話,讓他們都出去躲一段時間。”

        “小黃出去躲倒沒問題,永武必須待在村里。”

        “我也這么覺得。”李大山道。

        “那就務必堵住他們的嘴。”

        “那今天晚上的計劃還進不進行?”劉曉杰問道。

        “你們覺得呢?我是一點底都沒有了。”

        “我和大山把什么都安排好了。”

        “泉哥,我突然想到,”李大山有點激動地道,“出了這件事,晚上的效果會更好。”

        “對對,原來我們計劃放今晚進行就是考慮胡志虎家上三朝墳。”劉曉杰道。

        “難道這是天意?”蔣孝泉喃喃自語。天*天*小*說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