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書庫排行繁體
    佞姝

    《佞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06章:戲精

        天*天*小*說 m.360118.com    此后李令月住進東軒閉門不出,就連一日三餐,也都由錢氏命人送去,直至三日后,劉恭平安地回來了。

        這是個彎月偶蔽于云霧的星辰晦暗之夜。李令月將一干人等叫到東軒,神情嚴肅地告訴他們,“駙馬死了。”

        “死了……”錢氏聽得這話,身子不由得一晃,隨即瞅了劉恭一眼,問:“誰?誰死了?瑾兒死了?!”

        她的眼淚,瞬間涌了出來。

        冰鐮炙焰神情悲慟,話語沉重述說了事情的首尾經過。

        李令月觀察著每一個人,發現他們所表露的難過和悲痛皆是那樣真切。

        難道,她的懷疑是錯的嗎?

        “都怪你!”錢氏突然停止哭泣,沖向了她,惡狠狠道,“是你害死了瑾兒!我的瑾兒……”

        “夫人!”劉邵長立時上前將她攔至身后,隨即對李令月拱手賠罪道:“內子悲傷過度,一時沖動這才遷怒于殿下,還望殿下莫要往心里去。”

        “我說錯了嗎?!”錢氏卻不依不饒,氣憤地指了李令月道,“若非是你好端端地要瑾兒陪你微服南下,若非是你招惹了那南陽王,瑾兒豈會因為護你而喪命?!”

        聽言,李令月不僅毫無愧疚之意,反而睨視了錢氏,“母親不是早盼著他死嗎?這下真死了,你又舍不得了?”

        “你!”錢氏氣得瞪目,臉也漲紅了,“瑾兒他……他到底是我一手養育長大的孩子,我豈能盼著他死?!殿下當真鐵石心腸,不但半點不為瑾兒的死感到虧欠,還要反過來污蔑他的母親嗎?您就不怕,瑾兒泉下有知不能瞑目?”

        李令月聽了,厭煩地側過身去,兀地沉下聲來,“我今日叫你們來,可不是看誰惺惺作態哭泯一個死人的……”

        “瑾兒啊!”錢氏一聲嚎啕癱坐到一旁的太師椅上,扶額哭道,“你聽聽,這就是你生前愛慕的女人講的話!她既能講出這種話來,又何曾對你有過半分真情……”

        “夫人!”劉邵長回頭狠瞪了錢氏一眼,隨即沖她輕搖了搖頭,示意她住口。

        錢氏拭了拭淚,瞧見李令月臉上的冷酷和嚴厲,到底是安靜了。

        “殿下,”劉邵長遂又上前,對李令月道,“事已至此,有何打算,您直言便是。”

        “你們不是都打算好了?又何須我多言?”李令月譏諷出聲。

        劉邵長聽言,不禁往地上一跪,痛心道:“微臣惶恐!”

        李令月在他臉上,幾乎看到了一位以大局為重而強忍著失子之痛的父親應當有的反應。

        或許,他并不知情?還是,他根本老謀深算,比任何人都會演?

        罷了!事情真相若何,總有揭開的那一日,她又何必急在這一時?

        “讓他跟我回駙馬府。”她看了劉恭一眼,不冷不熱道:“從今日起,你們一家三口,可得償所愿了。”

        說罷話,她便邁開步子,欲行離開平陽侯府。

        而就在她經過劉恭身邊時,劉恭突然伸手將她攔了下來,勾了勾唇角道:“現在求人辦事的是殿下您吧?既是求人辦事,怎么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態度?你害死了我大哥,當真連半點欠疚之情都沒有嗎?!”

        他加重了說話的語氣,形容里也陡增了多少氣憤和惱怒。

        李令月抬眸看著他,雖然氣勢半點不減,但她心底深處對自己的判斷是有質疑的。

        “保護一國之公主,難道不該?”良久,她反問道,“換作是你,就會只顧自己逃命嗎?如果是,那你著實可以繼續做你的庶長子。做駙馬?你恐怕還擔待不起。”

        說罷,她重新邁開了步子。

        “你這個女人……”

        劉恭還想與之計較,卻被劉邵長一把拉住。

        “父親您放心,”劉恭卻拍了拍胸脯壓低聲音道,“她這種脾性,我治得。”

        說著他腳下生風,快速地跟了出去。

        劉邵長長嘆一口氣坐了下來,隨即抬頭看了白孝先和冰鐮炙焰三人,吩咐道:“你們暫且留在府上,待到恭兒在駙馬府站住了腳跟,再想法子到他身邊侍奉。”

        “是。”

        “侯爺,”錢氏也一改先前悲傷之態,有些不確信問,“恭兒他,若在外人那里露出馬腳來可如何是好?”

        “便是露出馬腳,那駙馬也只能是他。”劉邵長目光灼灼,“都做到這一步了,還能回頭不成?只是委屈了瑾兒……”

        “只怕六公主適才那般氣焰,是對瑾兒假死一事起了疑心。”錢氏卻道,“我反而擔心,瑾兒情難自已,有一天會自個兒跑回來。”

        “瑾兒從不是那般自私自利的孩子。”劉邵長不以為然,“他會以大局為重的。”

        “即便他不會,萬一六公主始終對恭兒不滿意,會否派人去尋他?”錢氏越是這樣想,心中越不踏實。她突然看了冰鐮和炙焰,問:“埋進土里的尸體,足可以假亂真吧?”

        “夫人放心。”冰鐮回道,“此事由師父親自督辦,斷斷出不了差池。”

        錢氏輕點下頷,若有所思。

        “我還有些公務要處理。”劉邵長起身,對錢氏道,“夫人早些回去歇息,無需等我。”

        “好。”

        待劉邵長離開之后,錢氏讓白孝先和炙焰退下了,卻獨留了冰鐮一人。

        “我要給你師父修書一封,你想個法子,盡快送到他手上!越快越好。”

        劉駙馬府。

        公主和駙馬突然回來了,可讓府內眾人吃驚不小——主子回來了,那些隨行伺候護衛的人呢?

        誰都在猜事情不簡單,卻也沒有任何一人敢胡亂打聽。而能在李令月身邊伺候的一個個都本分得很,更不會亂加揣測。為此,即便他們回來的消息天亮之前必然傳到宮里,卻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此番出行,究竟經歷了怎樣的際遇。

        碧落居內,李令月和劉恭皆已洗漱干凈,可閉起門來好好說一說接下來的事兒了。

        “明日我入宮給父皇母后請安,你就不必跟著了,免得露出破綻。找個由頭,兵部那邊你暫且也別去了。此外沒什么要緊事,你更不可瞎出去轉悠。穿衣風格,一言一行,你都要注意。還有你大哥武功不凡,你不能學其一二,也至少學幾招唬人的把式……”天*天*小*說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黑龙江省福利彩票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

      <delect id="e51rz"><pre id="e51rz"></pre></delect>

      
      

      <div id="e51rz"></div>
      <em id="e51rz"></em>
      <dl id="e51rz"></dl>